中國創意同盟: 首頁 > 先鋒
潘沁:設計源自豐厚的生活
信息來源:中國創意同盟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4-02-28

潘沁
平面設計師,副教授
1993年畢業于浙江美術學院
1994年成立個人設計工作室
1999年成立寧波左右設計公司
現任寧波平面設計師協會主席
寧波城市學院藝術學院院長
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副會長

寧波分會會長
寧波當代藝術學會副會長
1999年以來共創辦并組織七屆寧波國際設計雙年展(原寧波國際海報雙年展)


寧波莊市,不起眼的社區。七拐八彎進去,是一座現下不多見的院落:秀挺的榆樹,半舊的木門,磚砌的老柴房,改建的水泥小樓,置身其中,仿若時光倒流幾十年。這,就是潘沁的家。潘沁有多重身份:寧波平面設計師協會主席,浙江省創意設計協會副理事長,寧波城市學院藝術學院院長,寧波國際海報雙年展創始人。他說,他熱愛設計,熱衷穿梭于設計師、教授、策展人、民間藏家、老板這些不同的身份,好的設計它源自豐厚的生活。

設計

1993年,畢業于浙江美院(中國美院前身)的潘沁來到寧波師范學院任教。剛出校門的他一腔熱情。“那時網絡、信息、交流都不像現在這么發達,對于一個地方區域來說,你要維持和跟進專業學習的最有效途徑,便是成立專業社團。深圳當時是國內最早成立平面設計協會的城市,并已經成功舉辦了‘平面設計在中國’的展覽,我們都很向往這樣的城市設計氛圍。而毗鄰的上海通過舉辦國際展覽,更是直接對我們產生沖擊。當時的寧波與其他內地城市現狀相似,設計氛圍低下,但市場需求不低。來自臺灣的艾肯形象拿走當時杉杉集團“天價”的企業形象設計單子!”周邊城市的設計浪潮,以及本地日益興起的設計需求,沖擊著潘沁。1998年,潘沁和蔣華等寧波設計界的同仁們籌備寧波平面設計師協會,同年,這群懷揣理想與激情的年輕人南下廣東,拜訪當時已經享譽全國設計界的王序老師。王序幫他們引薦了深圳平面設計師協會,兩個城市的設計師有了第一次交流學習。 

“當時我們很清楚,協會必須通過展覽開展工作,獲取信息和資源,因此策展便成為協會工作的核心。”同年,寧波舉辦第一屆以本土設計師為主的小型海報展,第二年,與中國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共同舉辦“服飾與文化國際海報交流展”,意外的成功使得寧波的設計師們倍感欣喜。此后,第二屆開始確定為寧波國際海報雙年展(IGDB),第五屆開始更名為寧波國際設計雙年展,如今已經成功舉辦七屆。在潘沁及協會同仁的努力與堅持下,寧波國際海報雙年展艱難地完成了一屆又一屆的展覽,把最優秀的國際平面設計資源整合到寧波,讓國內的設計師了解國際頂尖的平面設計,同時也把國內優秀的平面設計推向世界。 

“寧波作為沿海開放的計劃單列市,商業氛圍活躍,市場經濟發達,政府也較重視創意設計產業的發展,前景是比較好的。但作為二線城市,也一定程度局限了文化創意設計產業的發展空間。”潘沁說,設計與藝術創作最大的區別是設計是一種委托,不只是天馬行空的創意,設計師要站在委托方的立場共同思考并解決客戶通過設計要解決的問題。“記得上次日本設計大師原研哉到寧波,我們有過一次交流,他認為設計師自己要準備充分,這樣面對任何一個設計項目他都可以完成得很好。設計秩序是靠設計師和客戶共同維持的,并不是單方面的。一味地攻擊客戶,這是不理性的。” 

同時,潘沁也強調設計師要有社會責任感。“平面設計在現代科技和經濟的催生下,順理成章地成了現代商業的附庸,對商業的附庸和奉承使得平面設計顯得卑微和無助。如今,我們在贊嘆古人的藝術創造和成就時,必須思考我們將來能給后人留下什么,中國語境下的平面設計該何去何從?”

去年夏天,平面設計協會舉辦了第七屆寧波國際設計雙年展,上海《新民晚報》設計之都欄目對潘沁作了整版的訪談。“每屆雙年展都有不同的策展主題,今年的主題是‘獨立與協作’。這看似搖擺多變的策展軌跡,體現我們對雙年展的思考與態度,從國際海報雙年展到國際平面設計雙年展,是應互聯網時代新技術的革新而做出的抉擇,國際平面設計雙年展到國際設計雙年展,是在全球信息化背景下,對平面設計新的思考。我們并不想擴展展覽類別和規模,我們只是主張平面設計領域應該以更加開放的姿態展望未來,而不該自我糾結在狹小的范疇。”潘沁說,設計就是要不斷適應新語境,應對新訴求。 

古藝
隨地擺放的古石雕,墻角掛著的古玉劍,瀝了歲月的古家具,甚至改建的樓臺,用的都是上了年歲的石柱子。走進潘沁的家,角角落落、一物一品,無不在訴說主人家是個好古之人。
 

潘沁好古,不僅在愛收藏老東西。那些即將失傳的古法古藝,也被納入他的設計語系。比較有代表的,是他將奉化棠云的苦竹紙搬上了設計舞臺。2011年,潘沁應邀參加在深圳舉辦的“中國新設計”藝術展,那一期的主題是“回到中國”。 

“‘回到中國’這個主題,字義上解讀有探討的地方,中國設計教育以及設計市場雖然經歷了幾十年的風風雨雨,但整體水準始終沒有真正走上國際舞臺,對西方設計的關注與學習,更多只是停留在表象和形式。因此,從這點上講,中國的設計還沒有走出過中國。如果從深圳特定的設計發展歷程來思考,上世紀90年代初深圳舉辦“平面設計在中國展”,并在中國大陸開創了專業性的設計展。而后,經歷期間的停頓和轉型,如今提出‘回到中國’,這個背景的闡釋或許更立得住腳。通過‘回到中國’,思考我們自身的立場,以及東方美學背景下的設計價值取向,意義深遠。”潘沁說,很多時候,我們需要回過頭來,看看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寶貴財富,從經歷歲月的古法古藝中,汲取養分。 

那一次,潘沁將奉化棠云的苦竹紙以一種特殊的方式掛到了深圳。據悉,苦竹紙又名棠云紙,苦竹乃歷代文人墨客抒情、寄情之物,苦竹因汁澀味苦而得名,也因苦澀有防蟲防蛀的特殊功效。寧波奉化棠云的苦竹紙作坊,至今仍保留了地道的傳統造紙工藝。只是,如今愿意繼續傳承這一古老工藝的,只剩一個叫袁恒通的老人。“棠云紙不腐不爛,通透有型,一直被當做古籍修補的專用紙,只是制作工藝繁雜辛苦,如今整個棠云,就只剩袁恒通苦苦支撐,延續著這般技藝。” 

潘沁表示,隨著第三次工業革命的來臨,互聯網已經成為人們信息發布與交流的重要平臺,新技術為設計師提供了更多的表現可能與空間,平面設計也不例外。但技術不能等同設計思想,過多依賴新技術也會給設計領域帶來傷害。潘沁說,設計師既要能向外看,也要能向內看,在東西文化的交融中,獲取前行的能量與動力。王序先生編輯的《平面設計師之設計歷程》叢書中就有這么一句話:“為了向前,你必須回顧歷史!”。 

生活

走進潘沁的日常生活與工作環境,會發現這是個極其熱愛生活、會生活的人。潘沁說,他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所學專業所從事的工作,都和生活息息相關,也是生活的組成部分。即便是業余愛好也與專業相關,作為寧波為數不多的中國收藏家協會會員,他近二十年來一直堅持古物收藏的愛好。他說,做收藏并不只是為了投資升值,更重要的是這些物件本身,他相信古物有靈性,靈與美并存,可以以物教化,能讓他從中吸取能量。潘沁笑著說,“人生的意義不僅在于熱愛生活,更在于享受生活,享受髙古清雅的生活。” 

《金剛經》是潘沁的新作,他用念經與修煉來形容創作的感覺。“我挑選了二十幾個漢字中最具代表最常用的筆畫,做成原子印章,在寬1.6米的卷筒空白紙上,用這二十幾個筆畫,一筆一筆拼印成《金剛經》的經文。每天空暇之余就拼印一些,如飲食起居一般,現在這事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把它當做是我的日課。整部經文全文拼印完成大約需要50米長,如今已經完成二十多米了。” 

據潘沁說,在拼印《金剛經》的體驗過程中,自己感悟到了很多。“我要把日常作內容,重復作軌跡,無為作邏輯,無欲作訴求。”潘沁說,在拼印經文的一年多時間,他覺得自己比以往要更耐心,在不斷重復中,體會到一種平凡和安靜的力量。他把這次創作定義為個人修為,他說自己已過了天天談理想的年紀,年輕的時候,理想天天掛在嘴邊,而如今已經不談理想了,只談生活。 

《金剛經》項目已于2013年8月份應邀參加在韓國首爾舉行的首爾設計雙年展。{nextpage}


潘沁《金剛經》創作現場

 

記者手記


能舍得“臟”一點
我喜歡收集和翻閱食物的照片,但那種把食物拍得特光鮮亮麗的,我基本全忽略。我喜歡那種拍個面包,但邊上芝麻隨意散落的,一句話,攝影師要能舍得讓食物“臟”一點。臟一點?對,太整潔亮麗看起來就像擺設,而那種芝麻隨意散落的,就像是有小娃娃剛去偷吃過。我看著,更有食欲。食物,首先就是拿來吃的,一臉端莊成擺設,端得再好看,它都失去了自我的價值。不是嗎?

那天,走進潘沁的家,繞了一圈就心里笑開了:這是個精心布置的家,到處是古物藏品。但人在里面,沒有壓力與拘謹。隨意堆放的書,散落的小玩意,甚至桌角的茶漬,都在對每個進門的人說,隨意,隨意。豪華的、古典的、現代的裝修見了不少,但很多都讓我覺得,這像樣板房,不像家。既然是家,就要舍得“臟”一點,隨意一點。

我是原研哉的鐵桿粉,MUJI的死忠粉。這位世界級的平面設計大師,曾經追問:“設計到底是什么?在我看來與其說是在制造物品,不如說是發現生活的智慧。”脫離了生活的設計,就是一塵不染的餐桌上,那只正襟危坐的面包;就是進門會習慣性縮手縮腳,沙發沒有一個褶皺的樣板房。美則美矣,沒有人氣。
難得碰到個平面設計師,身心皆不拘謹用力,于嚴密周到之余,還有份隨意。而這份隨意,就是“接地氣”。

用一種平易近人的方式去探索設計的本質。這話,也是原大師說的。

 

{nextpage}

《金剛經》
2005年潘沁應邀參加深圳設計05 IN CHINA主題邀請展,他解構最為常用的宋體、黑體、楷體字體,從每種字體3000多個筆畫的字庫系統中提取20多個筆畫,以近乎游戲的方式,邀請不同的對象選取喜歡的筆畫參與拼印自己的名字(XXX),有否定和顛覆(XXX),有未知的可能和思考(XXX)。

 

《金剛經》是潘沁寧波第一屆當代藝術展的參展作品,這是他以他的方式對當代藝術領域的張揚、刺激、喧嘩、怪異等做出的理性回應。作品用2005年深圳設計05 IN CHINA主題邀請展作品IN CHINA-XXX中的宋體筆畫,以此來拼印《金剛經》。《金剛經》是佛教經文中的無上經典,全文6900字,“金剛”是喻,指印度的金剛石(即鉆石)。它最光明,最堅硬,也最珍貴。它能破壞一切,而不被一切所壞,所以他最堅最利,而沒有能破。所以用金剛石作為譬喻來形容般若。金剛是貴重的寶物,以譬喻實相般若是諸法中尊。它堅固不為一切所壞,來譬喻觀照般若不被一切礙見所侵犯。金剛能裁玻璃,作用猛利,來譬喻文字般若能斷眾生種種疑惑。《金剛經》全文沒有出現一個“空”字,但通篇討論的是空的智慧,這也是東方哲學的核心。他在寬1.6米的卷筒空白紙上用筆畫一筆一筆拼印經文,每天空暇之余就進行工作,就像飲食起居一般,自然地成為日常生活的內容。

 

拼印遵照中國古版書籍豎式編排形式,每行文字從上到下縱向進行,隨著近乎無趣和平淡的工作狀態的推移,經文不斷橫向維度推開,直至完成全部經文的拼印,每天的情緒和心情在拼印中自然流露,并直接體現在拼印的結果。作品的工作工程需要人的極大耐心,在平鋪的1.6米寬的大幅面紙張上蓋印十分困難,字的結構、字行間距很難控制,因此會出現彎曲、參差不齊甚至錯字錯句,也由于筆畫的極限,這將影響漢字的結構美感。全文拼印完成約達50米長!

 

“日常”成為創作的內容,“重復”成為作品的軌跡,“無為”成為作品的邏輯,“無欲”成為作品的訴求。本事件的初衷與設計無關、與藝術無關,甚至與審美也無關,她只是借事件的背景對自我的精神梳理(修行),希望充淡喧嘩社會背景下的煩雜、不安以及膨脹的欲望,而終點卻似乎又回到東方設計哲學的本質。

 

{nextpage}


IN CHINA-XXX
漢字的筆畫構造十分復雜,一個字體的中文字庫約需3000個筆畫才能做成一個完整的系統,IN CHINA-XXX項目是應深圳GDC“IN CHINA”設計邀請展而創作的,我選擇漢字字型中最為常用的宋體、黑體、楷體為原型,每種字體提取約20個代表筆畫制成可以拓印的原子印章,邀請不同的對象參與來拼印他們的名字(XXX-某某某),近乎游戲的方式引發對漢字的體驗和思考(XXX),對傳統和約定俗成的挑戰(XXX),并時刻會產生意外的未知(XXX)。
但我并沒認為這是對漢字的創新行為,它僅僅是一個關于漢字的實驗。

 

轉載請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圖片鏈接信息 注明出處中國創意同盟
收藏此文】【關閉本頁】【打印此文
點擊排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2010本科畢
28個強大給力讓你信服的公眾意識平面廣
2010年歐洲設計獎―標志類獲獎作品
用Photoshop把照片變成電影效果-簡單易
十大頂尖男性雜志,你看過幾本?!
上海2010世博會各國參展標志設計
中國美術學院工業設計2009屆畢業設計展
創意中國·第六屆全國設計藝術大獎賽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圖片
2018丹麥設計及廣告創
Anker充電器+充電寶二
燈泡里的小花園,原來
方便收納電線的概念充
加拿大Cha Le茶葉包裝
2017MTV音樂電視大獎
展賽專題
更多

版權所有 2010-2019 創意同盟丨ideatom.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0-2019 www.ogby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1


白小姐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