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意同盟: 首頁 > 先鋒
廣告業界的一匹黑馬:王新
信息來源:中國創意同盟 文章作者:網站編輯 發布時間:2014-08-16

 

一個無海龜背景、無爹可拼、無錢可燒的“三無青年”,闖入了一個高風險、高壓力、高變化的“三高行業”,憑著對技術的精通、對市場的預判、對團隊的擔當,他以破釜沉舟的勇氣和虔誠平和的心態顛簸著前行,“既然上了賊船,就跟賊走吧”。
  
  王新稱不上高富帥,充其量算一匹“黑”馬。黧黑的皮膚是每日和愛駒四處“搏殺”的成果。
  
  當力帆摩托載著王新風馳電掣“殺”進公司,摘下頭盔汗涔涔的他被同事“取笑”不會享受時,他才意識到快入伏了,再不開車該中暑了。家離公司不過4公里,開奧迪太浪費,王新果斷“喜新厭舊”獻媚給老婆,自己退化成一輛既代步又省油的高爾夫,喜不自禁的他,又遭到同事好一頓“嘲笑”。合作伙伴質疑王新怎么連個像樣的商務照片都沒有?于是市場部給他安排了攝影師拍攝。王新姍姍來遲,帶著兩套西裝,緊張得像拍婚紗照的新郎,又討來一陣“竊笑”。
  
  王新從來不懼嘲笑,這種“硬氣功”磨練于他的成長經歷。
  
  那些過去,從未過去
  
  高中畢業的王新一門心思當了兵,部隊領導器重他的刻苦能力,鼓勵他考軍校。兩度名落孫山后,王新覺得無言面對師長毅然退役,分配至安徽家鄉父母的單位海螺集團,與水泥和建筑型材打交道。不甘平淡生活的他再次報考大學,終于在北京科技大學的錄取榜單上見到了“久違”的自己。4年后,與多數選擇“衣錦還鄉”的同學不同,畢業于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的王新“混”入“北漂”大軍,進入當當網做一名程序員。
  
  王新形容,就是那種寫完代碼倒地就睡、睡醒爬起來再寫的程序“猿”日子,讓他深刻體會了創業公司的艱辛和開發者的不易,就此也奠定了他的技術功底。而加入3158招商網負責產品研發后,則讓他積累了豐富的技術開發和管理經驗。2006年,王新入職谷歌中國團隊,參與GoogleMAP的產品研發、漢化等工作,擔任GoogleGPSAPI研發經理,讓王新在精準地理位置研發領域有了自己獨到的見解,也見識了精準營銷的廣告威力。“這樣一個國際化的團隊和享譽全球的產品,讓我開了眼界,不僅深入理解了精準廣告的真諦,更從一線了解到中國市場的廣告需求”,對于谷歌團隊,王新心存感激。“這是一家包容性很強且沒有KPI考核的公司,并且鼓勵個人用20%的時間進行創造式研發”,這也讓看出谷歌即將退出中國苗頭的王新,提前半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
  
  有則招聘笑話稱,一家公司招聘創始人,唯一要求就是每年帶100萬元入股。而這對于王新,還真不算笑話。2007年9月,北京億起聯科技有限公司(點入廣告隸屬于此)成立,創始人兼CEO是王新一人。就是這個專職的“光桿司令”攢聚了60多個技術“工兵”,漸漸研發出一套“工兵起地雷”式的互聯網營銷服務模式。“包括優酷、百度、谷歌在內,都是我們的合作伙伴”,王新回憶道。
  
  和我睡地鋪的兄弟
  
  經過一路專注于互聯網廣告平臺的探索和試錯,2011年6月,王新發現了比互聯網平臺更“大”的商機,他果斷將公司轉型為“創新型移動互聯網廣告平臺”,平臺正式命名“點入廣告”,一如他簡單而實在的“技術男”個性。但是,前期一個人創業的艱辛,讓王新明白,必須要加入強大的力量才能抱得住更強大的明天。
  
  于是當年夏天,加上王新在內的4位來自谷歌、華為等名企的點入廣告創始團隊背起行囊,從北京“殺”向“火爐”長沙進行半年的封閉式研發。之選擇長沙,不僅是因為那是當時科技孵化的“搖籃”,更為重要的是,長沙是王新的“老根據地”,他老婆的娘家在長沙,便于“哥幾個兒”去蹭吃蹭喝。
  
  有首校園歌曲叫《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王新則稱,創業期的點入沒有那么“奢侈”,都是“和我睡地鋪的兄弟”。“兄弟們都不介意我給他們描畫的未來‘大餅’”,他笑稱這種“地鋪文化”,讓他們鉚足了勁、上緊了發條專注技術,不亞于研發“原子彈”。但是這個生產目的與勞動成果之間不確定性的“大餅”,是建立在王新賣掉了安徽老家的房子,破釜沉舟于“移動互聯”上的,只有王新和家人知道。
  
  王新笑侃賣房子再創業:“98年,馬化騰5人湊了50萬創辦騰訊,沒買房;98年,史玉柱借了50萬搞腦白金,沒買房;99年,丁磊用50萬創辦網易,沒買房;99年,陳天橋炒股賺了50萬創辦盛大,沒買房;99年,馬云18人等湊了50萬,注冊阿里巴巴,沒買房……如今,我將房子變成創業資本,道理是一樣的。”
  
  半年后,“點入移動廣告平臺上線的當月即實現單月收支平衡,且略有盈利,這是任何一個項目都很難企及的”,王新把“點入的第一個奇跡”歸結為“團隊的樸實作風和強悍的戰斗力”。科勒衛浴成為第一個向點入拋來橄欖枝的品牌客戶,憑借Banner+WAP互動的技術,點入廣告為科勒衛浴帶來的轉化率為1.4%,通俗點說,就是1000個由點入導入的廣告受眾中,有14人去了科勒衛浴門店了解或購買。隨后,點入為東風悅達起亞K5和惠普筆記本帶來的轉化率更為喜人。
  
  行業跑馬圈地,我自巋然泰山
  
  “將廣告變成有用的資訊,把適合的廣告推送給合適的人!”移動廣告的精髓,是在全新的開發環境,全新的終端設備,全新的用戶使用習慣下應運而生的。“從iphone為代表的智能手機,到ipad為代表的平板電腦,從工具/門戶到娛樂/社交再到視頻/消費,短短3年時間,移動互聯網就走完了互聯網12年才走完的歷程。”在王新看來,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也是一個急功近利的時代。
  
  借移動互聯網的東風,移動廣告平臺因對移動互聯網有巨大的資源整合能力,在風投熱切關注下,資本粉墨登場“催熟”市場。2012年,行業經歷了“燒錢”大戲,眾多移動廣告平臺獲得投資后,加速跑馬圈地,“有些移動廣告平臺給開發者的分成甚至到了120%”,相當于不僅不賺錢,還要倒貼腰包20%之多,目的是穩固開發者與平臺的合作關系。但是依王新看來,“融資——燒錢——再融資”,這種非理性的燒錢必然對行業帶來不利影響。
  
  王新強調,點入廣告在運營過程中,始終將70%的收益分配給APP開發者,30%作為企業收益,僅對部分優質APP提供90%的分成,如保衛蘿卜、開心水族箱等。最大力度保障為開發者創造持續收益的同時,更要保持理性,維護整個行業良性的生態鏈。當然,弦外之音是“點入無爹可拼,無錢可燒,要對企業負責,對團隊負責”。但恰恰是這種理性,贏得了客戶的尊重和信賴,因為他們需要“冬天茄子和夏天一個價”的穩定而持久的合作伙伴。
  
  “其實,伴隨移動互聯網的興起和爆發是持續的洗牌和調整。2010年百余家,2011年遞減至100家內,到2013年末,只剩下10多家”。據王新預測,行業洗牌尚未止步。“亂世”中的王新謹記家訓,“當世界上的人都在努力奔跑時,記得要緩慢行走”。
  
  擅長搞“三角關系”
  
  如果說企業的發展取決于決策者的品格,那么,品牌的鑄就則代表決策者的品德。點入正如王新一樣,黑馬的外形包裹著白馬的“芯”。
  
  筆者稱點入很擅長搞“三角關系”,王新不慍反嘻:“開發者、廣告主和用戶三者的利益最大化,才是移動廣告平臺的終極使命,也是企業發展的命脈啊!”以過去的經驗來看,開發者和站長呼吁能夠得到實時公開透明的信息,為自己創造更多收益;而廣告主更關注自己的廣告費是否得到了充分的利用;用戶則只想看到自己感興趣的廣告,不希望成為廣告轟炸的犧牲品。“所以,只有三方的需求都得到了滿足,在這一鏈條上的價值才能進入良性循環”。
  
  與其他移動廣告平臺運營商不同,點入更側重手機游戲“積分墻”業務。2013年被認為是移動游戲的元年,各種題材的手游在席卷用戶碎片化時間的同時,創造了可與端游媲美的市場價值。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3年12月,我國手機網絡游戲用戶為2.15億,年增長率達54.5%,并且將在2014年出現爆發式增長。GMGC(全球移動游戲聯盟|全球最大移動游戲商務合作平臺)國際高級主管也提到“2014年中國將有4億移動游戲人員(玩家),這個數量超過了美國人口”。
  
  外部“端游是主流”和內部“行業龍爭虎斗”的雙層壁壘,讓手游進一步發展所面臨的環境更為復雜。據TalkingData調查數據顯示,當前市場上超過90%用戶在手游里花錢了,但實際能賺錢的CP(手游內容提供商,即開發者)并不多,只有不到20%,其它還在收支平衡線甚至以下。
  
  點入廣告如何助力手游未來發展,成為領先的移動廣告平臺?關鍵是維護好“三角關系”。2013年,點入不僅在產品上很好的彌補了開發者的局限,對用戶體驗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推出的“點積分”,是在一個應用內展示優質的iphone應用產品,用戶通過下載這些應用產品,并激活某個應用獲取相應的積分獎勵,同時廣告主的應用產品得到一個推廣用戶。這一方式,對用戶的干擾度最低,并且極大地照顧到了用戶的感受。而廣告主的應用產品通過積分墻的方式推廣,按實際激活用戶數量付費,得到更多新增用戶的同時,在APPstore排名也將相應上升。理性的平衡和良性的增長,不僅維護了三方利益的同時,還讓平臺形成生態閉環。王新一再跟員工強調,在這種“三角關系”中,點入就是一個低姿態的“送水工”,不論B2B還是B2C,哪有需要就往哪里送。
  
  王新透露,2013年,點入廣告累計為開發者提供了8000萬的分紅;截止到2014年二季度,點入廣告為開發者分紅超過了1億,今年計劃為他們帶去2億的紅利。王新比劃出的“2”,更像代表勝利的“V”。
  
  “好事之徒”店小二
  
  今年5月,點入、力美、多盟、有米4家廣告公司在北京發布《綠色積分墻聯盟公約》,劍指移動互聯網廣告行業中出現部分“iOS積分墻”的不規范情況,提出行業自律和規范,旨在打造綠色生態系統。
  
  “黔無驢,有好事者船載以入”。對于一家無背景、無野心的公司來說,悶頭賺錢就好了,何必搞什么行業自律?對于筆者提出的質詢,王新不以為然。“移動廣告是移動互聯網最重要的商業模式,iOS積分墻作為廣告主投放的首選,一方面,廣告主對此的預算比重很高;另一方面,廣大開發者和廣告從業者花費了大量心血和努力在改善廣告環境,移動廣告的價值也正在逐步得到廣告主和用戶的認可”,希望讓整個行業欣欣向榮的健康發展。
  
  如果將移動廣告比喻成一個餐館,1.0時代,店小二在賣力地大聲吆喝,不管門前走過的是酒足飯飽的醉鬼,還是行色匆匆的過客,吆喝的目的是讓所有人都聽到他的聲音。2.0時代,小二變得聰明了,推出了美女走秀或者歌唱表演,目的是把所有人都吸引過來。3.0時代,小二精準的掌握了每一個人的相關屬性,最近什么時候吃的飯,在哪吃的,喜好什么口味,從門前一過,自然會拿出客人最想要的那道菜。“這就是移動廣告平臺的綠色生態圈”,王新的比喻言簡意賅。
  
  點入一直堅持讓廣告主按效果付費;堅持移動廣告要向軟性、植入、精準的方向發展;并且,讓用戶行使主權,對廣告采取自主播放或關閉的權利。這些“見利望益”的做法,其實是對企業有利,對客戶有利,對未來發展有益。
  
  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居危思微”
  
  與大品牌企業的居安思危不同,身為創業型企業決策者的王新,從來就沒“安”過。
  
  2000年,華為任正非在華為銷售額達到280億,利潤29億的情況下,寫了一篇文章《華為的春天》給員工,強調華為的最高戰略和最低戰略都是3個字:活下去。“企業家一定要有這樣的危機意識”,王新不避諱談危機,作為商人,他要對企業負責,對團隊負責。“企業家沒有危機感,企業不會進步,員工自身沒有危機感,也無法推動企業文化”。
  
  王新的危機感主要來自于兩點:一是主營業務單一;二是受限于蘋果政策,風險比較大。所以需要從產品服務和技術體系兩方面去解決。2013年,諾基亞N95上市與點入合作,明顯是塞班系統搶占ios和安卓用戶的意圖。最近,點入與韓國三星總部在談合作,致力其移動端的全案推廣。
  
  “鑒于安卓平臺的相對開放,和ios平臺的相對封閉,為了順應大數據精準營銷的趨勢,我們的研發團隊早已著手對安卓平臺的研發。”而在王新心中,與技術研發同樣重要的,還有讓手下80多個“工兵”過得舒服一點。在北京CBD往東的尚8產業園里,有一處辦公場所正在加緊裝修,這是點入即將搬入的新“孵化器”,也是王新不久前深入美國硅谷,探訪谷歌總部和facebook等公司,感嘆大品牌企業舒適、開放的辦公環境后,為員工做出的實效“福利”。他希望結下“地鋪情誼”的兄弟們,能夠隨時享受“高大上”的咖啡文化。
  
  未來,一步一腳印的王新和點入或許還會遭到同行、對手的嘲笑,但他不懼,因為點入與他同樣擁有一顆白馬的芯——理性且磊落。
轉載請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圖片鏈接信息 注明出處中國創意同盟
收藏此文】【關閉本頁】【打印此文
點擊排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2010本科畢
28個強大給力讓你信服的公眾意識平面廣
2010年歐洲設計獎―標志類獲獎作品
用Photoshop把照片變成電影效果-簡單易
十大頂尖男性雜志,你看過幾本?!
上海2010世博會各國參展標志設計
中國美術學院工業設計2009屆畢業設計展
創意中國·第六屆全國設計藝術大獎賽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圖片
2018丹麥設計及廣告創
Anker充電器+充電寶二
燈泡里的小花園,原來
方便收納電線的概念充
加拿大Cha Le茶葉包裝
2017MTV音樂電視大獎
展賽專題
更多

版權所有 2010-2019 創意同盟丨ideatom.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0-2019 www.ogby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1


白小姐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