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創意同盟: 首頁 > 設計視角
李銀河:虐戀 亞文化以及非理性因素
信息來源:搜狐文化 文章作者:李銀河 發布時間:2016-08-14
 


  虐戀完成了性思潮的兩個重要的分離

  虐戀這個詞英文是sadomasochism,有時又簡稱SM,這個概念最早是由埃兵(Richard von Krafft-Ebing,德國精神病學教授。編者注)創造的,是他首次把施虐傾向叫Sadism,和受虐傾向masochism這兩個概念引進學術界,使之成為被廣泛接受和使用的概念。受虐這個詞,是他用奧地利作家瑪索可的名字演化而成的,但是施虐傾向這個詞不是他首創的,而是最早是在1836年出現在法國的字典中間的,到19世紀80年代才傳到德國。我采用“虐待”譯法是我國老一輩的社會學家潘光旦先生提出來的。

  這個詞的譯法不僅簡潔,而且表達出一層特殊的含義,這種傾向和人類的戀愛行為有關,而不僅僅是施虐和受虐活動。虐戀似乎是一個離中國相當遙遠的世界,至少在表面上看是這樣的。中國文化雖然有其特殊性,但是中國人和世界上其他人的共同點多于不同點,這是基于我在中國和國外其他地方多年生活的經驗之談,在我多年的調查研究生涯中,也切實遇到過虐戀的個案,在關于女性的性與愛的調查當中,就有虐戀個案,在關于男同性戀的調查當中也有虐待個案,還有從雜志社轉來的向他們求助的虐戀個案。

  雖然這個數量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至少證明虐戀絕不是其他文化中特有的現象。虐戀現象不僅是神秘有趣的社會現象,而且在當今世界有著越來越重要的意義,可以預言,它在人類社會中所占的分量還會繼續加重。不僅是因為有更多的人參與虐戀活動,如福柯所說的,這種現象是一種比過去更為普遍的實現,這是他的原話。虐戀作為一種特殊的人類性傾向,對于理解人類的性本質,性活動,對于理解和建立親密而強烈的人際關系,對于理解社會結構中的權利關系,對于理解一般人性以及人的肉體和精神狀況,都是很有啟發性的。

  在我看來,性思潮當中最具革命意義的有兩個分離,第一個分離就是把性快感和生殖分離開來。這一點已經成為當今世界大多數人的實踐,就連最看重生育的中國人,也參加進這個實踐當中了。

  第二個最具革命意義的分離是把性快感跟生殖器官分離開來。在當今世界中有一種最先進的性思潮,是讓性活動走出生殖器官的范圍,把他擴展到身體的其他部分,社會批判學派在論述這種思潮的意義,女權主義也在討論這種思潮對于女性的特殊的價值,而虐戀的意義之一就在于它使快感和生殖器官分離,在虐戀活動中有時甚至可以完全脫離生殖器官。福柯以虐戀活動為證據,提出了快感的非性化,這個觀念,這就使虐戀不在僅僅是少數人追求快感的活動,而具有了開發人的身心領域,創造新的快感形式的意義。

  此外,虐戀還有一個重大的哲學意義,就是對人性當中非理性方面的揭示。自文藝復興以來,理性一直是被最為看重的一種價值,它似乎代表了啟蒙和進步,與中世紀的蒙昧相對立,們不僅認為理性是優于非理性,而且認為應當用理性來解釋一切,而實際上有許多事是不能用理性來解決的,比如說藝術和人對美的感覺,就是很難用理性來解釋的,虐戀就有一點像藝術,它是生活的藝術,是性的藝術,福柯關于虐戀的最常被人引用的一段名言就是,為這一實踐賦予的概念,不像愛的概念那么久遠,他是一種廣泛的文化現象,精確的說,出現于18世紀末年,他造成了西方想象力的一次最偉大的轉變,向心靈的譫妄狀態的非理性轉變,他指一種幻覺,一種意識不清的狀態。

  值得注意的是,虐戀活動還具有的娛樂價值。他是一種成年人的游戲,是一種平常人的戲劇活動,他可以把尋常的生活變為戲劇,他為暗淡的生活增加色彩,為乏味的生活增加趣味,使平淡變為強烈,使疏遠變為親密,他又是一種優雅的休閑,這也是越來越多有閑有錢的人們參與其中的原因,說到有錢有閑,大多數的中國人會略感不快,因為他們大多數無錢無閑,我相信這也是虐戀活動在西方發達國家極為活躍,而在中國而較為少見的原因之一。

  但是,我對大多數中國人會變得越來越有錢有閑是持樂觀態度的,因此不必超前消費之前,把虐戀世界的秘密樂趣揭示一二,就算讓有錢有閑和即將有錢有閑的中國人看點西洋景了,我對虐戀的定義是這樣的,它是一種將快感與痛感聯系在一起的性活動,或者說是一種通過痛感獲得快感的性活動,必須加以說明的是,所謂痛感有兩個內涵,一個是肉體的痛感,比如說由鞭打導致的痛感。第二個是精神的痛苦,如統治和服從關系中的羞辱所導致的痛苦的感覺。如果對他人施加痛苦可以導致自身的性喚起,他就屬于是虐傾向范疇,如果接受痛苦可以導致自身的性喚起,那就屬于受虐傾向范疇。

  虐戀活動:快感非性化

  虐戀關系當中,最主要的內容是統治與屈從的關系,和導致心理和肉體痛苦的行為。虐戀活動中最常見的兩種形式,一個是鞭打,一個是捆綁,因此有人又把虐戀活動概括為 discipline,包括懲罰鞭打,bondage就是捆綁,或者就是簡寫為BDSM,這個就是這樣子。

  所以高度概括的說,虐戀傾向就是快感與痛感的結合。那么關于虐戀的規模到底是多大?關于虐戀的大規模的社會調查不多,其中以虐戀為內容的專項調查更少,目前我們可以找到的最早的統計資料是金溪調查中的數字,金溪報告表明,有約五分之一的男性,和八分之一的女性,對虐戀類的故事有過性喚起的反映,關于虐戀活動和有虐戀傾向的人,比較保守的估計是在人口中不超過10%。另一種估計是根據一些經驗調查看出來的,就是至少有30%的人用虐戀游戲增強性活動的效果。如果這個統計數字要是屬實的話,有的就是以虐戀為變態的說法就不能成立了,30%絕對應該算是常態而不是變態了。

  在虐戀亞文化當中,虐戀者之間的關系是各種各樣的,從關系的時間長短來看,既有短期的臨時伴侶,也有長期伴侶,有的是夫婦的關系;從生活方式的角度看,對有些人來說,虐戀的角色是全天后的,或者是專職的生活方式,他們叫724,就是一禮拜7天,一天24小時。對另外一些人來說,虐戀只是臨時工作式的,或者是兼職式的;從虐戀的角色扮演來看,有的像父與子的關系,有的是主人和奴隸,有的是教師和學生,有的是監獄長和囚徒,有的是軍官和士兵,大夫和病人之類的,都有各種角色扮演;關于角色互換的問題,既有施虐受虐角色,始終固定不變的關系,也有施虐受虐角色互換的關系。有四大類,第一類就是男性施虐,女性受虐,第二類是女性施虐,男性受虐,第三類是男男關系,第四類是女女關系,盡管虐戀關系之間差異是如果之大,但是他們還是有一些共同特征的,我把他的共同特征概括為以下十三種特征:

  虐戀的第一個最重要的共同特征就是參與者是自愿的。這就是真正的暴力即施暴者,受害者,和虐戀關系的根本區別之所在。虐戀就像色情領域的陰和陽,相互的關注和尊重是最重要的,在相互自愿和尊重這些原則當中,最重要的原則是自愿。就像有一位學者是這樣講,說自愿是虐戀的核心概念,如果一個人是不自愿的,那么地牢的門對他是關閉的,他們當中有多人是玩的時候會修地牢,我認識一個美國加州大學的一個教授,他專門做虐戀研究,他自己也喜歡虐戀,他們家是一個美國的大名門望族,他就把他自己家的地下室改成的刑訊室,就是牢房,玩比較瘋的。在現代的虐戀亞文化當中,自愿是首要的原則。

  虐戀活動的第二個共同特征,在活動之前,雙方往往會事先就角色分配,活動內容,情節場景等等細節做好約定。虐戀活動中的一個及其重要的原則是,當事人在舉行之前就整個活動做非常坦誠和詳盡的討論,一旦決定建立關系,雙方大都會對即將發生的行為細節做詳細的約定,就是施虐和受虐雙方,肉體的痛苦或者心里的羞辱,大多是遵循一個事先仔細安排好的腳本,對預期的情節的任何的改動都有可能降低性快感的程度和活動的滿意度,雙方必須要約定的內容,包括什么樣的劇情和角色,可以使雙方得到性喚起,要不要第三人或者更多的人參加,他們都是些什么人,雙方能忍受的限度是什么,可不可以用安全詞叫做Safeword這個安全詞是因為你在行為過程中,當一個人說不行了你停下來,我受不了之類的,這個時候對方不知道他說的話是真是假,而且說不的一方可能是在約束之中,就是被綁著,不可能主動的躲開,他已經不能再深受了,那么為這種情況就要事先約好安全詞,就是比如說完全不相干的一個詞,比如說不是這個場景中的臺詞,因為當你說哎呀我受不了了,這可能其是臺詞,比如說蘋果,桃子,或者是什么紅色或者什么的,這就安全詞,這個詞一出口施虐方就必須馬上停下來。

  虐戀活動的第三個共同特征,是在大多數情況下,總是由受虐的一方,而不是施虐的一方來安排和控制的內容和程度。受虐者清楚知道,能喚起自己性欲的疼痛的程度,因此他們在性活動之前,大多和伴侶協商妥當,使自己所能承受的疼痛程度不至于被超過。在金溪收集的檔案當中,有一部虐戀活動的紀錄片,大家知道在印第安大學有一個金溪研究所,保留了大量調查的資料,其中也包括紀錄片,這個紀錄片當中,有這樣一個情節,有一位施虐者把燃燒的蠟燭油滴在被捆起來的伴侶的陰莖上面,但是在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極其仔細的觀察受虐者的表情,當看到對方快忍受不了的時候,就會把蠟燭移開,直到蠟油冷卻。

  有一位觀察者就這樣說,他說他看了這個紀錄片,他說我突然意識到實際上是受虐者在控制著施虐者的手,有人甚至認為,虐戀行為可以被視為受虐者的自慰活動,在戲劇舞臺上的演出,施虐者所出演的角色是為了幫助受虐者實現他的幻想,受虐者對整個表演的控制權和導演權,必須受到施虐者的尊重,如果施虐者超出了約定的角色,比如說施虐者把受虐的人鞭打的太厲害,超過了受虐者的忍受限度,如果這個施虐者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過分投入,或者是過于自行其是的時候,整個游戲就失敗了。當然在一次成功的虐戀活動當中,雖然是受虐者在控制整個事件的過程,但是施虐者必須有很好的直覺,知道什么情況下應當繼續,無論受虐者在怎樣哭喊抗議,什么情況下應當停止。

  虐戀群體的第四個特征就是受虐者多余施虐者。有一位研究人員,對三千名男性的性幻想做了一個調查,在這些男性的性幻想當中,統治女性的欲望似乎是個例外,而不是規律。在他的調查對象當中,男性受虐與施虐的性幻想的比例是4:1,就是受虐是4,施虐是1。受虐多于施虐。他的調查結果,對賣淫業的調查是相符的。就是他們的顧客當中,花錢做受虐的人數要超過,遠遠超過花錢做施虐的角色的人,他們喜歡在性幻想當中喜歡受虐的角色,把疼痛視為快樂的象征性的代價,對于渴望那些在他們看來是骯臟的行為有負罪感,所以他們必須是要受虐,要受懲罰的。

  那么對這個現象有一種解釋,就是說在虐戀活動當中,施虐的一方是比較費力的,就是他必須掌握所發生的一切,要掌控,要發明各種情節和動作,要注意掌握限度,不能使對方受到真正的傷害,而受虐一方只是聽命而行,比較輕松。因此據圈內人說,受虐者的比例總是大大超過施虐者的原因,在于人性的懶惰,就是去做事不如聽命去做事。

  虐戀關系當中的第五個特征是施虐傾向和受虐傾向往往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也就是說虐戀的主動形式和被動形式常常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這是佛洛依德最先提出來的看法,他是這樣說的,他說一個在性關系當中,能夠從對他們施加痛苦當中感到快樂的人,也能夠享受從性關系中接受痛苦的快樂,一個有施虐傾向的人,通常同時又是一個有受虐傾向的人,雖然這一變態的主動或被動方面,在他身上發展的更為強烈,在他的活動中表現為主要傾向,就是說他可以換角色,但是往往人會比較的傾向于,更傾向于施虐,或者是他更傾向于受虐,他會有一個輕重不同。佛洛依德認為施虐者大多都有過受虐的經歷,恰恰因為施虐者自身曾經有過將快感和痛感聯系在一起的體驗,他才能夠通過施加痛苦,疼痛獲得快樂,如果一個施虐者從來沒有親身體驗過,把痛感跟快感聯系在一起的受虐經驗,他很難從他人的痛苦當中發現快樂。

  虐戀活動的第六個共同特征,是幻想的極端重要性。幻想在他們的活動中占特別重要的地位,在虐戀活動當中,幻想占有重要地位的一些實例可以舉,比如說一位因為殺雞的景象而性喚起的人,漸漸變成一見到雞腿就會喚起,一位因為學校鞭打學生而性喚起的人,會變成一看到繃緊的褲子就性喚起,一位因為獻技的幻想,就是作為妓女來奉獻獻技而性喚起的人,變成只要是看到被捆綁起來的人,他就會喚起,還有人聽到鐵鏈的響聲,或者聽到鞭打這個詞就會性喚起,這是否說明幻想是不重要的呢?瑞特的看法完全相反,他認為這種景象恰恰成為幻想的釋放的閘門,一旦開起這道閘門,所有的幻想就噴涌而出,有些有受虐傾向的人,僅僅因為受責罵,受羞辱就可以得到性興奮,這個瑞特他是一個心理學家,他舉了這么一個案例,這個在早年是那些去求治的,也算是一個病例,這個來看病的人,他說他只要聽到父親常常說的一句話,就是你小心點,不許再犯,然后他馬上就性興奮,然后他跪在地上,一遍又一遍的聽這句話,然后直到最后他帶著恐懼的表情說,我可以站起來了嗎,這樣說,所以幻想在這里面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

  虐戀活動的第七個共同特征是游戲性質。表演性質,儀式性質和象征性。虐戀活動的主旨是把現實轉換為戲劇,以及身份和角色的轉換,從奴隸轉換為主人,成人轉換為嬰兒,他們虐戀里都有一只扮嬰兒,把一個歲數很大的胖嬰兒,帶上兒童的尿不濕,就這樣得到性快感,痛感轉換為快感,男性轉換為女性,然后再換過來,這也是他同真正的殘忍的暴力的區別所在。在大多數情況下,這類活動都只包含輕微的,或者是游戲性的傷害,很少導致真正的肉體疼痛和暴力,在虐戀社群當中,人們是把傷害和戕害作出了區分的,這個傷害英文就是hurting,戕害是harming。那么這個傷害他只造成心理或者是生理的痛楚,后者就是那個戕害才是造成真正需要醫藥救治的受體傷害。在虐戀活動當中,真正造成性伙伴受傷的,到需要救治程度的情況是極為罕見的。

  虐待的第八個特征,是挑逗性。這個虐戀活動有一種把折磨、痛苦、羞辱表演出來。有一個法國人,他曾經講過,他也是有受虐傾向的,他就是小的時候,他8歲的時候有一個他的家庭教師,鞭打他有一次突然有了性的感覺,所以他以后就老盼著那個女教師來鞭打他。他也這樣講過,他說盡管他感到羞恥之極,他還是有一種向路過的女人露出赤裸的臀部的沖動,表現出受虐待的性質,又可稱為挑逗性。

  這種暴露或者希望被人看到的沖動,實際上是對性懲罰的期待,就是他希望受到懲罰,有些暴動沖動,在想象當中是可以完成的,可以在想象中就完成,達到性滿足。有一位幻想被放在屠宰的案上肢解的女孩,僅僅想象別人都不理睬他,就可以性喚起。那么受虐者的挑逗性表現,就像一個淘氣孩子對他媽媽說,如果我繼續這樣做,你會怎么對待我。這是受虐者的搗亂和淘氣,就是為了激怒施虐者的一種方式,很多受虐者總是在被殘忍的對待之后,才屈從于某種行為,好像如果不受責備和羞辱,他們就不能做這件事兒。

  虐待的第九個特征,就是等待和懸念。在這個馬索克寫,Venus in furs就是“穿貂皮衣的維納斯”, 是常見的。在馬索克的小說當中,有大量被吊起來被釘上十字架,以及其他肉體的懸吊現象,嚴格的說,受虐現象就是一種等待的狀態。有一位有受虐傾向的人,在等待這個概念上最純粹的,一位有受虐傾向的人,在等待這個概念上是,在等待最純粹意義上來體驗它。法國的一個非常著名的作家,叫德魯斯他這么說,他說懸念、等待、戀物和幻想,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受虐傾向獨特的星座。有很多受虐者,并不是真正的喜歡肉體疼痛,他受虐的快樂,來自強烈的預期,他們的快感的來源不是疼痛而是羞辱,對羞辱的預期則是他的佐料,這就是瑞克所說的,受虐傾向中的懸疑因素。在一個讓妓女鞭打他的男性的個案當中,對鞭打的期待比鞭打本身具有更重要的作用,真正使他得到享受的,是對懲罰和羞辱的恐懼感,這個焦慮本身成為快感的要素。受虐的快感,更多的是依賴于對痛苦的期待而不是痛苦本身。

  虐戀活動的第十個特征,就是對想象力和創造力的大量的需求。性交形式無論怎樣變化,也只是一種動作而已,而虐戀活動確是戲劇,一個動作不能構成虐戀,他需要一系列的事件,而這些事件并不一定跟性有關。這樣虐戀就比其他一切性行為,包含了更多的想象力和戲劇性、更多的可能性。調查表明,大多數虐戀者都是極富想象力和創造力的,他們在尋求性的感覺和個人實現當中,往往更強調精神而不是肉體,有一位專營虐戀服務的妓女是這樣說的。她有一位顧客,是一位迷戀各種制服的人,什么警察制服、支隊制服、護士服。這個人每隔一周的周五來她家,每次都換一套他自制的新服裝,皮革的、橡膠的、防火材料的、垃圾袋、電燈泡、花、水果、金屬、輪胎、無奇不有。有些虐戀者欲望的語言就是在給文字上的女人寫信,寫自己的幻想和腳本。有些虐戀雜志,在男性獨立的照片底下,專門留了一個空白,旁邊像學校、作業指導似的有寫著,我要求你在每張照片下,填上你想象的西娜夫人對他的奴隸所說的話。這種活動有些幾乎可以同文學創作媲美。

  虐待活動的十一個特征,就是它的幽默感。當然,當一對虐戀夫婦玩虐待游戲的時候,是很鄭重的,他們穿著黑色的皮衣,履行各種儀式、氣氛嚴肅、有時甚至很恐怖,在那個時候他們恐怕是不會笑的。但是在這整個事件當中,蘊含著巨大的幽默感。英國人挺喜歡虐戀的,一年至少有一兩次虐戀者會舉辦,夏季燒烤晚會。在晚會上,人們會搞賽馬活動,有受虐傾向的男人或者女人,會拉一個小馬車,然后他們的主人坐在車上拿個鞭子,讓他們快跑就這樣賽馬比賽。

  有一位虐待者是這樣說的,如果你喜歡這個,那么它很性感。他說他個人不覺得賽馬特別性感,但這些人覺得性感,從中得到很多的快樂。他說有一場比賽是三輛馬車,一輛是男的拉扯男的屈從女的統治,有一輛是男的通知女的屈從,然后第三輛是一對女同性戀,然后跑的最慢的那一對,因為輸了比賽要受鞭笞。那么跑第二名的,因為彎沒有拐好,受鞭笞。跑第一名的呢因為贏了比賽受鞭笞。所以你確實需要有一點幽默感,其中確實有一種英式幽默,但是當你真正進入角色以后,他不會笑你們是在私人場合做這些事兒。

  虐戀關系的第十二個特征呢,是當事人雙方的關系往往是極端親密、了解和信賴的。在虐戀關系中,存在著一種親密的交流。如果不交流,不把內心深藏的欲望告訴對方,就不可能建立起虐戀關系,因此認真的虐戀活動是對那些互相了解非常之深的人們之間進行的。他們甚至結婚了。有的就是一對一的長期的伴侶,這個虐待關系雙方都相信性伴侶不會做任何,真正嚴重傷害自己或者造成永久性創傷的事兒。

  有一個反面例子,咱們國內出過那么一個案子,有一個人是搞虐戀的,玩兒窒息什么的,然后這個人就招了6個人,然后把他們一一的都吊死了,都殺害了然后搶了他們。這個人他根本就是一個罪犯,不是真正的虐戀伴侶,虐戀伴侶是要信任的,這種信任使人擺脫了日常生活的現實世界,在這里頭,蘊含著虐戀最核心、最富正面意義的內含,兩個人之間的真正的親密關系,或者說是一種共謀關系,這種關系在現實社會中,并不是很容易建立的。

  虐戀活動最后一個共同特征呢,是帶有戀物性質。此類活動有時甚至可以完全取代生殖器類的性活動。在倫敦有一家著名的虐戀俱樂部,這個俱樂部根本就沒有性交活動,他們有一個叫拳交的一種活動,這種活動一次要持續幾個小時的。

  拳交就是用人的拳頭,放進肛門就這樣一種活動,那么雙方都不一定能夠一直保持勃起狀態,接受方可以在不勃起狀態得到快感,因此有人還把這種拳交稱為肛門瑜珈。這個實踐因成為福柯理論的一個有利的證據,即福柯理論所反對的兩種觀念是,身體快感只能來自性快感,性快感是所有快感之源。福柯的朋友有一次對他說,在一些虐待活動中,有時甚至可以就完全不發生勃起,然后他們為這個現象的和它的象征性意義感覺興奮和欣喜。福柯從這個虐戀活動中就得出了他關于快感的非性化這樣一個重要的觀點。

  一個在性方面完全沒有禁忌的社會,是不可想象的

  這一實踐堅持認為,我們可以從非常奇怪的事物中、從我們身體奇特的部位、在非常不尋常的情形中制造快感,這是福柯的話。福柯這個關于快感的非性化的觀點,引起了很多的誤解,他在說非性化的時候,所使用的這個性,實際上在法文里頭就是指的性器官。他說虐戀是快感的非性化,不是指虐戀使快感同所有的性活動相脫離,而是說虐戀使得性快感和生殖器官相脫離。虐戀活動中的捆綁、剃去毛發、乳頭、折磨、陰莖和睪丸折磨、穿刺、羞辱、鞭打和拳交,在制造強烈快感的時候,程度不同的超越了生殖器官本身,他包括身體非生殖器部位的性感化。因此虐戀表現為身體的性感機制的新格局,性敏感帶的重新布局,打破了生殖器官對性感的傳統的獨裁。它甚至是對男性生殖器的重新性感化,使它成為一個脆弱的部分,而不是一個崇拜的對象。在所有這些方面,虐戀表現為現代的性主體,面對作為客體的身體,這二者的相逢,導致了主體性快感和身體之間,關系的改變。虐戀就成為這種潛在的自我轉變的成功實踐。這是我概括的一些,虐戀的特征除此之外,虐戀活動還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社會學特征。

  首先虐戀活動當中,特別引人注目也爭議非常大的就是它,性別特征。大多數調查表明,參與虐戀活動的男性多于女性,有受虐傾向的男性,也多于女性。這個從英國維多利亞時代色情小說分析,鞭笞者為女性的大大多于男性,而受鞭笞的大多是男性。

  虐戀的第二個社會學特征,就是它的階層特征。就是這個調查表明了,虐戀的傾向越是在社會上層就越常見。從小遭受家庭暴力的下層階級的子弟當中,有虐待傾向的比較少。虐待傾向在幸福的中產階級中層中長大的人們。

  虐戀的第三個社會學特征,就是它的民族特征。有人提出來虐戀是非常英國味的東西。虐戀實際上它和在日常生活中,對于端莊的強調有關。比如維多利亞的時期社會風氣的極度看重端莊,所以對陰部或者羞處的暴露,帶來的這種羞恥感極其強烈。所以與其說虐戀屬于某一各民族,不如說它可能與某個民族,強調端莊程度有關。比如說日本也是一個特別強調社交禮儀和端莊的民族,那么虐戀亞文化在日本,也是日本的盛行。

  虐戀活動的第四個社會學特征,就是它的商業價值。市場的商業行為把這個虐戀行為帶入性活動方式的主流之中,因為市場要求不斷的創新。在1980年代以后,各種性西方的性革命以后,各種性活動方式都被開發過了,都不在新鮮,市場需要新的未開發的處女地,就是虐戀了。虐戀活動和商業活動聯系是最多。就是說因為虐戀帶有戀物性質,他需要各種道具,一般的性行為當中,人的手、口、生殖器就是工具了,而在虐戀當中,這些工具遠遠不夠,需要鞭子、手套、鎖鏈、繩索、各種專門服裝什么什么的,這些設備對于虐戀活動來說,不是可有可無的,而是必不可少的。

  最后我有一個結語,福柯曾經表達過這樣一個思想,就是一個在性方面完全沒有禁忌的社會,是不可想象的。但是他希望,至少要保證人們選擇性活動方式的自由權利,以及改變規范的自由權利。我對中國這個文化,在性方面總的看法是不樂觀的,福柯曾經批判批評我們中國人,對手淫的看法,停留在18世紀歐洲的水平上,不僅如此在我看來,我們對同性戀的看法和做法,還停留在西方20世紀60年代以前的水平上。同性戀解放運動之前,而對于色情材料賣淫的看法和做法,也遠遠沒有達到現代社會的水平。我們有淫穢法什么的,這其實都是在西方都是一兩百年前以前的事了,西方的性事件對于大多數中國人來說,還是一個比較遙遠的事情。那么這其中,文化的因素當然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在此斗膽提出一個假設,就是假設中國文化的包袱,對于我們不再是那么沉重,假設中國人除了吃飽穿暖傳宗接代之外,也有了一點對性快樂的要求,假設中國人也愿意有選擇幸福方式的自由;假設中國人也喜歡使自己的生活,變得更有趣,更快樂一些。

李銀河:虐戀 亞文化以及非理性因素

轉載請不要修改任何文字圖片鏈接信息 注明出處中國創意同盟
收藏此文】【關閉本頁】【打印此文
點擊排行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視覺傳達系2010本科畢
28個強大給力讓你信服的公眾意識平面廣
2010年歐洲設計獎―標志類獲獎作品
用Photoshop把照片變成電影效果-簡單易
十大頂尖男性雜志,你看過幾本?!
上海2010世博會各國參展標志設計
中國美術學院工業設計2009屆畢業設計展
創意中國·第六屆全國設計藝術大獎賽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中國·第四屆全國青年設計藝術雙年
創意圖片
2018丹麥設計及廣告創
Anker充電器+充電寶二
燈泡里的小花園,原來
方便收納電線的概念充
加拿大Cha Le茶葉包裝
2017MTV音樂電視大獎
展賽專題
更多

版權所有 2010-2019 創意同盟丨ideatom.com 最佳分辨率1024x768
Copyright©2010-2019 www.ogbydh.tw.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備10005508號-1


白小姐二肖中特